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bxcof.com
重点推荐剧本
重阳节小品剧本,九月九重阳节小品
公司年会励志小品剧本,公司团队励
公司年会主题情景剧剧本《一起见
晚会娱乐演出爆笑小品剧本《装修
建设新农村题材搞笑小品《建设美
银行优质服务宣传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主题情景剧剧本《一起见证
有关老党员的音乐剧剧本《党员的故
公司配乐音乐剧本《一起见证》
11月25日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小
11月17日国际大学生节小品剧本(身边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搞笑小品
消防安全演练小品《我也要当消防员
有关11月8日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
光棍节超级搞笑小品剧本《原配战小
货车司机过收费站搞笑音乐剧剧本《
老年人怎么锻炼身体才健康的剧本《
邮政储蓄银行三句半台词剧本《加油
收到中奖诈骗短信去银行转帐发生的
万圣节超级搞笑小品台词(相亲故事)
小型音乐剧剧本,中文音乐剧剧本《祝
反浪费小品剧本,杜绝浪费的小品《移
关于兄弟姐妹争家产的情景剧剧本《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宣传小品剧
农村妇女感人小品剧本《和谐医患关
中国邮政乡村网点营业员小品(小站大
高血压健康教育小品,糖尿病搞笑小品
关爱老人别人老人上当爱骗的小品《
乱扔垃圾小品台词,垃圾分类环保剧本
部队新兵搞笑小品剧本,军旅新兵励志
中秋小品简单点的剧本,中秋节目表演
铁路建设施工情景剧剧本(光荣铁道兵
适合国庆节表演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剧
老兵复员晚会小品,关于部队退伍晚会
司扶贫助学情景剧剧本(助学楷模)
公安题材音乐剧剧本《插翅难飞》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影剧本 > 历史电影剧本 > 神来之笔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历史电影剧本   会员:lihu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9/22 13:38:13     最新修改:2020/9/23 9:06:1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bxcof.com 
电影剧本名:《神来之笔》
(原创剧本网)作者:东方无败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神来之笔

谨以此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

 

1、日,外,秋末、东北,1948年。

    一片高粱叶被风吹起,在天空中飘飞。

俯瞰,收割过的高粱地上是东北野战军上千门的重炮阵地。

一个高举红色令旗的指挥官面色凝重。

那片高粱叶在他眼前飞过,落在地上。

令旗挥下,嘴里大喊到:“放!”

上千门大炮同时开炮,炮弹飞出弹膛,在天空中像雨点一样。

 

2、日,外。

锦州城外国军防御阵地。背后的城门有锦州二字。

炮弹呼啸着落下,顿时到处是爆炸的尘土和炮弹飞起的国民党士兵。

字幕、画外音:1948年9月12日,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辽沈战役打响,10月15日,东北解放军攻克锦州,整个东北大门封闭,围歼东北五十万国民党军队的辽沈战役进入白热化。

 

3、日,外,重炮阵地。

一个旋风刮来,那片落在地上的高粱叶被风旋起。

高粱叶从挥舞令旗的指挥员眼前飞起。

挥动令旗的指挥员抬头看了一眼飘飞的高粱叶。

高粱叶在天空飞舞着,划过的痕迹显现出片名:神来之笔。

 

4、日,野外。

一帮东北野战军战士正在固定搭建好的帐篷。

一辆美式吉普快速开过来,车停住,韩先楚从车上跳下来。

韩先楚走到帐篷门口,看到边上正在砸桩的士兵。

韩先楚:可以进去了吗?

士兵:首长,一点问题没有!

韩先楚拍了士兵肩膀一下,走进帐篷,后面跟着几个干部也走进帐篷内。

 

5、日,帐篷内。

韩先楚和几个参谋走进帐篷,大家忙碌起来。

韩先楚站到桌边,一个参谋赶紧打开地图摊开在桌上。

地图特写:图上面有红蓝笔画着敌我位置。

参谋给给他放大镜,韩先楚在地图上看着,放大镜停在了一个点上。

韩先楚:尹科长,我们现在的位置。

尹科长:北镇县闾阳镇。

韩先楚:我们已经进入战场,通知各部队,原地休息,纵队和各师迅速向黑山方向派出侦察部队。

尹科长:是!

韩先楚拿放大镜点了点地图。

韩先楚:你看这个位置。

尹科长:胡家窝棚?司令员,你选的是胡家窝棚。

韩先楚:我看这是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庄,靠近公路,西北两面是高地,把这个地方给我拿下来,这里至少是敌人的一个补给点,我们就从这里切进去,从腰中间给他剜下一块肉来,这样对廖耀湘就是个沉重的打击。哪个部队离胡家窝棚最近?

尹科长:7师21团在白台子,距离胡家窝棚45里地。

韩先楚嘴里念叨着:21团,就是他了!给我直接要21团毛世昌。

一个参谋要通电话,递给韩先楚。

韩先楚:毛世昌吗?

电话里:我是毛世昌,司令员,有什么指示?

韩先楚:你立即派出一个加强营,急行军赶往胡家窝棚,让副团长徐锐带队,给他配一个炮连,带上侦察排,务必尽快拿下胡家窝棚,明白吗?

电话里:明白,我派3营去,打锦州的时候3营是预备队,人员齐整,请首长放心!

韩先楚:告诉徐锐,马上出发!明天上午十点钟之前,必须占领胡家窝棚。

电话里:是!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拿下胡家窝棚。

韩先楚放下电话,又看看桌子上的地图。

尹科长:司令员,还有什么指示?

韩先楚:通知所有部队,迅速向胡家窝棚一带集结。

尹科长:是!

 

6、下午,外,河边。

东北解放军的队伍从身边匆匆走过。

徐锐和李德章和俞玺和、王玉军、李秀民坐在地上。

徐锐指着地图,在布置战斗任务。

徐锐:就是这,李营长你和俞连长回去带领八连立即出发,我和七连九连随后等

师部炮连上来。告诉战士们只要带上枪支弹药,其它的东西统统扔掉,轻装前进,都明白了吗?

几个人同声:明白。

一个战士跑步过来。

战士:报告!副团长,师部炮连到了。

炮连连长李德山走过来,向徐锐敬礼。

李德山:徐团长,奉师部命令,炮连前来报到!

徐锐:好!李连长,正在等你们就到了,我们立即出发,向胡家窝棚方向前进,

几个人敬礼:是!

三个连长说完匆匆而去。

徐锐:李连长,你们连现在在什么位置?

李德山:已经到了,一共十几个人都在这,师长接到韩司令员命令,让我们跑步个你们会和。

徐锐:好,我们马上出发,七连在前面两公里,我们与七连一起行动。走!

李德山:炮连注意,出发!

 

7、傍晚,外。八连宿营地。

俞玺和看了一下躺在山坡上的战士们,都在酣睡之中,一个战士站岗警戒。

俞玺和:紧急集合!

正在睡觉的战士们一下全都站起来,很快背着行李排成三队。

俞玺和:同志们们,攻打锦州的战役我们营做预备队,看着别的部队立功,大家着急上火,这次我们营作为纵队的先锋迅速赶往胡家窝棚,而我们连又是全营的先锋,拿下胡家窝棚保证纵队顺利投入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战斗。上级要求我们侦察前进,占领胡家窝棚制高点西山、北山和白沙河东大桥。为全纵队投入战斗占据有利位置,大家有没有信心!?

全体战士大声:有!

俞玺和:现在请营长讲话!

李德章:现在听我命令,除去枪支弹药,其他东西全部扔掉。

战士们把身上的背包行李扔到队列后,重新排好队。

李德章:同志们,我们这次执行的是夜间突袭行动,按照上级的指示,明天十点钟之前必须占领胡家窝棚,战斗的重要性刚才俞连长已经都说了,我就不用啰嗦了,就是一句话,不论花多大代价,一定在明天十点之前拿下胡家窝棚,保证纵队投入战斗,消灭廖耀湘。现在听我命令,任炳全!

任炳全:到!

李德章:你们二排打头,我带一排在中间,连长和三排随后,出发!

 

8、夜晚,外,小河边。

任炳全挥了一下手,低声:快!

二排在夜色中前进到小河边,趟水跑步冲过小河,继续往前跑步前进。

任炳全正往前快速跑着,狗蛋儿跑到他身边。

狗蛋儿:排长,我饿了。

任炳全:忍着,到了地方再吃。

狗蛋儿儿:连长说轻装前进,我把馒头扔了。

任炳全:我说狗蛋儿儿,让我怎么说你呀?轻装前进,是让你扔掉行李,也没让

你把馒头也扔了,你这孩子真是的。

狗蛋儿:都怪连长没说清楚,我就把馒头也掏出来扔了。

任炳全:你还怪连长,好了,我口袋还有一个,到了地方我给你。

狗蛋儿儿:谢谢排长,以后你能不能以后叫我大名,别一口一个狗蛋儿的,我都是管你叫排长,不管叫你三叔。

任炳全:好了,就你事儿多,以后我就叫你任晓飞同志,行了吧?

狗蛋儿儿:我就是叫任晓飞,不叫狗蛋儿儿。三叔,你听前面有声音。

任炳全摆了一下手,战士们停了下来,他侧耳听着。

远处有隐约的枪炮声,耳畔中传来越来越大的脚步声音和车辆声音。

任炳全低声命令:寻找有利地形,准备战斗!

战士们迅速散开,在慢坡顶部隐蔽,枪口对着声音来的方向。

李德章跑上来,警惕的看着前面。

李德章:怎么停了?

任炳全:营长,你看。

 

9、夜,外,野地里。

溃逃过来的国民党部队散乱的在向前进。

前面是一辆美式吉普车开着灯在收割后的庄稼地里疾驰。后面跟着大队的车辆和

队伍,完全没有队形的向坡上涌来。

吉普车上站着的军官挥舞着手上的棍子。

军官:快点儿!妈的,逃命还这么慢。

几辆卡车驶来,上面拉的是武器弹药。

一些士兵看车拼命往车上扒,押车的士兵用脚踢往上爬的士兵。

一个士兵躲闪不及,被汽车碾压在车轮下。

 

10、夜,外,田埂边,坡上。

一排三排的战士正在向坡顶跑过来。

李德章:赶紧隐蔽,俞玺和,让大家选择有利位置,准备战斗!刚子,架炮!

任炳全:乖乖,营长,看这阵仗,至少是一个师呀!打吗?

俞玺和:是呀营长,打不打?

李德章:怎么不打!?看样子是国军71军,从黑山方向逃过来的,今天碰上咱们

71师,让他们领教一下咱们71师八连的厉害!

任炳全:营长,我打那个指挥官。狗蛋儿儿,把枪给我。

狗蛋儿儿:排长,你又叫我小名儿。

任炳全:任晓飞同志,把枪给我。

狗蛋儿儿把枪递给任炳全,任炳全推弹上膛,举起枪瞄准车上的那个军官。

李德章:打!

任炳全扣动扳机,吉普车上的指挥官中弹栽到车下。

李德章:任炳全,有你的,枪法不错!

任炳全:那当然,我可是咱们团的神射手呢。

战士们一起向敌群中开火,国民党士兵中弹倒下,队伍散乱,掉头向回跑。

刚子把迫击炮弹装进弹膛,炮弹飞出在敌群中爆炸。

八连战士们继续射击,国军很快就退后跑远。

任炳全:营长,这还没过瘾呢,他妈这帮孙子就跑了。

李德章:我们随后跟着,前面再有五公里就是胡家窝棚。估计我们在这打个阻击战,徐团长他们很快也就上来了。

四虎跑过来:报告连长,我们刚才碰到三个老乡。

李德章:人呢?

四虎:老乡,你们过来。

三个老乡走过来,其中一个:长官好!

李德章:你们怎么和国民党的队伍在一起。

老乡:他们抓我们带路的。我们带到胡家窝棚,趁他们没注意,就跑了出来。刚跑到这,就看见国军溃退下来了。

李德章:胡家窝棚?

徐锐带着七连和炮连跑了过来。

徐锐:李德章,刚才什么情况?

李德章:国军71军溃逃下来,我们碰个正着,就打了一下,结果这帮玩意儿真没用,我们枪炮一响他们掉头就跑,还没打几下,就跑远了。

徐锐:不要恋战,我们的目标是胡家窝棚。你们连马上继续前进。

李德章:是!团长,这里有三个老乡,他们刚从胡家窝棚出来。我正想跟他们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你们就上来了,老乡,这是我们团长。

徐锐和三个老乡握手,三个老乡受宠若惊的样子站在一边。

徐锐:老乡,你们是刚从胡家窝棚出来吧?

老乡甲:是。

徐锐:胡家窝棚那边有多少国军?

老乡甲:这可说不上来,不过有很多小汽车,很多别手枪的,对了,听说村里的老百姓的房子大多数都被军队征用了,让老百姓出去投亲靠友。

徐锐:还有吗?

老乡乙:哦,一个院子里立着一根高高的杆子,我估计有五六丈高。

老乡丙:白沙河河边上有一排大炮。

老乡乙:我们是吴家屯的,国军要我们带路,带完路,我们偷偷跑回来了。

老乡甲:国军说是要往沈阳撤呢。到了胡家窝棚,结果东头白沙河大桥被他们大炮车压坏了,炮车掉河里走不动了。

徐锐:胡家窝棚是国军哪个军头?

老乡乙:“那可不清楚。反正村里头是兵少官多,带手枪的官多,小汽车多,电话线多的去了,在地上密密麻麻的直绊脚。

徐锐:老乡,谢谢你们,赶紧回家吧。

老乡丙:不用谢,我儿子就在咱们队伍上,在六纵。

徐锐:既然这样那就什么都不说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赶紧回家,路上小心点,现在到处都在打仗。

 

11、夜,土坎后面。

地图摊在地面上,四角用土块压着。

徐锐拿着手电筒照着地图。

李德章、李德山、俞玺和、王玉军、李秀民蹲在地上听徐锐布置。

徐锐:你们看,这是胡家窝棚,北边是山,东边是白沙河大桥。按照三个老乡说

的,胡家窝棚里边军官多、小汽车多、电话线多,那里一定是敌人的一个指挥部,我判断最低是个师指挥部,极大的可能是个军指挥部。按照韩司令员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占领胡家窝棚保证纵队和师的主力投放战斗,刚才老乡说敌人是要往沈阳方向跑,我们既然来了就不能让他们跑掉,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打进去,把敌人指挥机关砸烂!敌人的指挥机关没了,他们就会乱套,明天主力部队开过来就可以大量地消灭敌人!现在听我命令:8连插到村东,占领白沙河东大桥,断敌退路。7连先占领北山,得手后,立即打进村内,要不顾一切插进胡家窝棚村内,炮连支援七连打北山,然后向村子里开炮,争取砸烂敌人的指挥机关,保证我们纵队、师主力赶到投入战斗。我强调一句:要不惜一切代价,就是都死在这,也要完成韩司令给我们的任务!

李德章、李德山、俞玺和、王玉军、李秀民:明白!

徐瑞和几个人都站起身正要出发,一阵吵吵声音传过来,其中一个是女的。

徐锐:怎么会有女的?

任炳全和一个女战士走过来。

任炳全:团长,不能让她跟着我们,这是打仗,弄个老娘们跟着怎么回事儿。

徐锐看看女战士:你怎么来的?

谢艳梅敬礼:报告徐团长,我是军报记者谢艳梅。

徐锐大声吼道:你怎么来的?谁让你来的!?

谢艳梅见徐锐发火,吓得有点发毛说话声音很小。

谢艳梅:我在三营采访,你们出发我就跟着来了。

徐锐:你这是瞎胡闹,你一个记者凑什么热闹?我们这是行军打仗,前面就是战场,谁照顾你?

谢艳梅:我又不让你们照顾,我跟你们急行军四十多里路我也没掉队。

徐锐:那也不行,你立即回去!

谢艳梅哇的一声哭了:徐团长,你欺负人!部队都在行动,你让我去哪?

徐锐愣住了:这......

谢艳梅还是哭。

徐锐吼道:别哭了!

谢艳梅吓得立即止住哭声,呆呆的看着徐锐。

徐锐:卫生员!

董新:到!

徐锐:给你找个帮手,军报记者,让她跟你在一起,记住,别把她丢了。

董新:是!

谢艳梅立即破涕为笑。

谢艳梅:谢谢徐团长。我也会开枪,说不定也可以帮你们杀几个敌人呢。

徐锐:会开枪就能杀敌人,你以为是杀鸡呀?去吧!

董新:走吧。

看着董新和谢艳梅走了,徐锐对李德章几个人摇摇头。

徐锐:这叫什么事吗?出发!

 

12、夜,外,村庄边。

李德章带领八连悄悄的在行进,在村外野地里停了下来。

任炳全:营长,这里就是村东南,你听,那边好像在打炮。

李德章:估计那边是个炮兵阵地,任炳全你带二排从东边先摸过去搞他一家伙。

如果可能就把它端掉,俞连长你带三排去村西,占领西山那几块高地,我带一排去占领东大桥。

俞玺和:任炳全,等一下,营长,团长说让我们负责占领白沙河东大桥。我们这

样做?......

李德章:这样做怎么了?你看西面有几处高地,我们拿下来,就可以控制村西村

南大部分地区。战场就是要灵活机动。再说,西山上有敌人,不拿下来我们向村里冲的时候,西山上的敌人正好可以压制住我们。就按我说的办,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执行命令!

俞玺和:是,三排,跟我来!

任炳全一挥手:好,二排,跟我来!

 

13、夜、外、河边。

李德章和一排长蹲在河边商量怎么进攻。

李德章:你看桥头这边有敌人守着,那边也有人守着,我们如果打一面,那面立

即就会支援,即使不支援,那边也就提前做好了准备。

一排长:营长我们分开行动,我带一班绕到桥上游,渡河过去,我们接近桥那边

的敌人以后一动手,你和二班三班在这边就上桥,我们同时动手,这样敌人就没法两边互相支援,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李德章:好,不过桥那边的敌人好像是多一点儿,桥两边有工事,你带一班二班

过去,这边我带三班。好吧?没问题就开始行动。

一排长:好,一班二班,走!

 

14、夜、外、河边。

一排长带着一班二班沿着白沙河快步往前走着。

一班长:排长,我看这段河道宽一点儿,谁应该比较浅,我们就在这渡河吧?

一排长:好,大家脱衣服,过河。

战士们把衣服脱下来,开始渡河。

一排长:小心脚下!

水没过战士们的胸口,一个战士歪了一下,倒在水里,一排长赶紧伸手拉住。

十几个人慢慢渡过白沙河,来到岸上,穿上衣服。

一排长:大家注意,尽量别发出声音,走!

 

15、夜、外、桥头。

站岗的国军士兵开在桥边,不断地打瞌睡。

李德章带着战士们悄悄地接近桥头,哨兵没发现。

李德章做了一个手势,一个战士跃起冲到哨兵身前,一刀将哨兵刺中。

战士将哨兵放在地上,拿起哨兵的枪,站在桥边。

李德章一挥手,迅速来到桥边敌人宿营的帐篷外边。

 

16、夜、外、桥头。

一排长和战士们悄悄的接近桥头。

敌人的哨兵发现了一排长他们。

哨兵:干什么的?

一排长:喊什么?看不出是老子呀!?

哨兵:你谁呀?

一排长迅速冲到哨兵身边,哨兵打开手电筒。

哨兵:共军!

一排长一枪打倒哨兵。桥边上工事里的国军士兵听到喊声、枪声赶紧起来。

一排长:打!

战士们冲到敌人工事里,开枪扫射,国军士兵反应不及,纷纷被打死。

 

17、夜、外、桥头。

桥对面的枪声响起,李德章一挥手,两个战士手榴弹拉弦扔进了帐篷里。

爆炸声响起,帐篷里一片慌乱,国军士兵从帐篷冲出来。

李德章:打!

战士们一起开枪,帐篷里出来的国军士兵全部中弹倒地。

一个国军士兵刚出来又把头缩了回去。

李德章抬手一枪将士兵击毙。

李德章:你们被包围了,出来!缴枪不杀!

帐篷里国军士兵喊道:别开枪,我们投降!

一排长:把手举过头顶,一个个走出来!

“哒、哒、哒!”一排子弹透过帐篷打出来,一个解放军战士中弹倒在地上其他人

赶紧卧倒,帐篷里射出来子弹在他们头顶飞过。

李德章:妈的!骗老子,手榴弹!几个战士一齐把手榴弹扔进帐篷。

帐篷里发出剧烈的爆炸声和嚎叫,帐篷也坍在地上起火。

李德章走上桥,往对面看着,桥那边的枪声也停了下来。

李德章:一排长!什么情况?

一排长在对面:营长!一个不剩,全部解决!

李德章:好,你们就守在那边!

一排长在对面:营长!知道了!

 

 

18、夜,外,土岗上。

任炳全和二排战士们冲到土岗,探头向土岗下看去。

前面是一条河,河上有一座小桥。

狗蛋儿弯腰来到任炳全身边:排长,下边这几栋房子都是空的,老百姓都跑了。

一辆卡车开着灯正从村子里驶出。车上拉的都是国民党军官。

任炳全弯腰到机枪手田四虎身边,低声告诉他怎么办。

任炳全:四虎,瞄准开车的。

田四虎:排长,已经瞄准了。

任炳全:过了小桥就开枪,我们跳下去抓一车活的。

车已经开过小桥。田四虎扣动扳机,一个点射,司机中弹,车猛地跑偏,撞在土堆上停住,车上的国民党军官挤成一团。

任炳全一招手,带着战士们冲了过去,枪口对准车上的军官。

战士们:缴枪不杀!

任炳全大喊:下来!

军官一个个从车上跳下来。

任炳全:呵呵,三十三个军官,收获不小呀。

任炳全:狗蛋儿、大川!你们把他们押到那边屋子先关起来!

狗蛋儿、大川:是。

狗蛋儿、大川押着俘虏向边上的民房走去。

 

19、夜,山坡上。

徐锐带着战士们慢慢的走着,一阵枪声传来,徐锐赶紧示意部队停下来。

李德山:团长,你看,西面山上、北面山上都有敌人。

徐锐:看到了,王玉军!

王玉军:团长,我在这。

徐锐:北山最高,可以控制整个胡家窝棚全村,你带人拿下来。北山拿下来以后,你们就往村里打,要快!

王玉军:是,七连,跟我来!

徐锐:李德山,你们就在这架炮,协助七连拿下北山。

李德山:是!

董新和谢艳梅跑过来。

董新:团长,我跟着七连上去吧?

徐锐:你上去,记者留下!

谢艳梅:团长,为什么?

徐锐:你是女的。

谢艳梅:她也是女的,为什么能上?

徐锐:这......她是卫生员,必须要上一线,你是记者,不行!何况你是女的!

谢艳梅:徐团长,我是女的就不能上是吧?我问你,我们打的战斗哪场分的是男

人的战斗,哪场是又分出来是女人的战斗?我要上去,我可以给小董做帮手。

徐锐:好,别说了,去吧,注意安全。

谢艳梅:这还差不多。

徐锐:董新同志,谢记者给你做帮手,但是她的安全也就交给你了。

董新:放心吧团长,我死了也不能让她死。

 

 

20、夜,内,九兵团临时司令部。

廖耀湘在地图前面盯着。

参谋长走到廖耀湘身边,看看地图。

参谋长:司令,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廖耀湘摆了摆手,指了指营口位置。

廖耀湘:参谋长,南下营口还有多少机会?

参谋长:司令,我认为南下营口已无可能,你看,林彪攻打锦州的六个纵队加上

两个师现在已经回过头来,正在包围过来,南下营口,必将和林彪有一场恶战,前景难料,我认为我们现在只剩下一条路就是回沈阳。

廖耀湘:回沈阳?辽中一带河流纵横,我们这些机械化部队难以快速行进呀!

参谋长:卫立煌总司令来电,他已经命令工兵部队在几条河上都架设了多座浮桥,我们现在撤回沈阳还有很大的机会。

廖耀湘:难呀!杜副总司令几次催促我们南下营口,卫总司令却让我们回沈阳,现在的形势是南下走不通,往东回沈阳也和可能受到林彪的东西夹击。

参谋长:攻打锦州的共军要想跟上来还需要几天时间,加上我们拥有先进的美式装备,即使前面有围困沈阳的共军阻拦,突破共军防线应该问题不大。

廖耀湘:现在各军都在什么位置?

参谋长:71军在黑山......

 

21、夜、外、山坡上。

任炳全带着二排战士来到坡顶,向坡下边看着。

坡下的炮兵正在开炮,震得身下的地都在颤动,

任炳全:乖乖,1、2、3......18,18门重炮,这是个炮营呀。

狗蛋儿:排长,你看那边的车,一百不止吧?

任炳全:集合!

战士们排成两队。任炳全严肃地看看大家。

任炳全:同志们,三人一组,隔一门打一门,冲下去,把敌人的炮营敲掉!

    

22、夜,外,河滩,敌炮兵阵地。

任炳全带着战士们悄悄接近。

任炳全一枪打倒正在挥舞令旗的指挥官。

任炳全:冲啊!

战士们向正在开炮的国民党士兵发起冲锋。

国民党士兵纷纷中弹倒地。

狗蛋儿冲到大炮前,一枪击毙正要开枪的国军士兵。

国民党士兵纷纷向村里逃跑。

狗蛋儿看着大炮,手摸着炮身。

任炳全:还看什么?快,炸掉它!

狗蛋儿:妈的,这玩意儿怎么整?这么好的大炮,真想留下来,炸掉可惜了。

任炳全:别废话,快炸掉!

狗蛋儿看到了炮膛,蹲下从后面看着,笑了。掏出一颗手榴弹,拉着火,把冒烟

的手榴弹塞进了跑堂,一挥手关上后座,跳到边上趴下,噗的一声闷响,大炮当啷一声后座被炸开。

狗蛋儿:妈的,这么大个玩意儿,也怕手榴弹。

任炳全喊道:狗蛋儿,快,炸别的大炮!

狗蛋儿:好嘞!看我的吧。

田四虎:排长,那边那么多的小车怎么办?

任炳全:留着,这些都是我们的战利品。妈的,这么多小车呀!村里一定是敌人的高级指挥部,看来我们抓的那车军官都是小喽啰。

田四虎:排长,你说村里是敌人的高级指挥部。

任炳全:没错!我估计弄不好就是廖耀湘!

田四虎:乖乖,这可是大鱼呀!

 

23、夜,内,九兵团临时司令部。

廖耀湘在椅子上靠着打盹,枪声出过来,他一下惊醒,猛地站起来。

廖耀湘:哪里打枪?大炮怎么不响了?

参谋长赶紧摇着电话

参谋长:接炮营。吴营长,大炮怎么停了?共军袭击了炮兵阵地?立即组织人把

阵地夺回来!

参谋长放下电话走到廖耀湘身边。

参谋长:司令,共军打过来,我们赶快转移吧?

廖耀湘:你慌什么?西边、北边都没动静,你听枪声,就知道没有多少人,一定是小股共军误打误撞闯进来的,告诉炮营,消灭这些小股共军,要快!

参谋长:奇怪,这小股共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司令,会不会是专门冲着我们来的?

廖耀湘:不可能!共军怎么会知道我的司令部设在这?再说,距离我们最近的共军都在五十里开外,不可能的!一定是迷路的小股共军误闯进来的。

参谋长拿起电话。

参谋长:给我接警卫团。警卫团,你们那边有什么情况吗?好,没有就好,告诉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把西山、北山给我守住!

 

24、凌晨,天空。

东边的天际泛起了鱼肚白。

一群麻雀从村庄里飞起来,在天空中飞着,转了一圈,又向村庄里落去。

两只麻雀落在了高高竖起的电台天线上。

 

25、凌晨、外、村西边。

俞玺和率领三排向山头悄悄摸过来。在一座房子边上停住。

三排长:连长,你看,前面三个小山头上都有敌人。

俞玺和:三排长,你我各率一个班,各攻一个山头,九班长!

九班长:到!

俞玺和:你率九班,进攻靠近北边的山头,记住,悄悄摸过去,不要过早暴露。

九班长:是,九班,跟我来!

俞玺和:机枪手!

四个战士提着机枪过来。

机枪手:来了,连长什么指示?

八连长:你们四个上房,呆一会儿打响,你们负责压制山头上敌人的火力。

机枪手:是。

四个机枪手爬上边上的房顶,把机枪架起来对着西边的山头。

俞玺和挥了一下手:走。小心脚下,别出声音。

解放军快速向山坡上摸过去。

 

26、凌晨、外、徐锐临时指挥部。

徐锐举着望远镜向西山看去,望远镜中,三排的战士们正悄悄接近山头。

一阵激烈的枪声传来,徐锐转向枪声响起的东面,看到房子后面有爆炸的火光。

徐锐又把望远镜转向北山,望远镜中隐约可以看到七连在半山腰。

徐锐:李德山,瞄准北面山头,听我命令!

李德山:团长,准备就绪!

李秀民:团长,我们九连怎么办?

徐锐:原地待命!

 

27、凌晨,外,炮兵阵地。

任炳全警惕的向村庄看着。

狗蛋儿:排长,我炸掉了六门大炮。

田四虎:排长,我炸掉四门。

“哒哒哒”,一排子弹打过来,一个战士中弹倒地。

任炳全:快隐蔽!敌人冲过来了!

所有解放军战士都躲在大炮后面向村里冲出来的敌人开枪。

任炳全:田四虎!

田四虎:排长。

任炳全:快去告诉营长!村里有敌人的高级指挥部!快!

田四虎:排长,我留下,让狗蛋儿去!

任炳全:服从命令!快去,我们掩护你!快!

田四虎:是!

一大堆的敌人村里冲出来,三挺冲锋枪向这边扫射。

田四虎滚了几个跟头,向山坡后面跑去。

敌人喊着冲过来。

任炳全和战士们开枪射击,敌人退了下去

机关枪又扫射过来,打在炮身上发出当当的响声。

一个战士中弹倒地。

敌人又开始冲锋。

军官:弟兄们,共军没有多少人,冲过去,杀一个赏大洋五百,冲啊!

国民党士兵:冲啊!

任炳全:妈的!老子拼了!同志们,上刺刀!

国民党士兵冲了过来,两军士兵展开白刃战。

一个高个子国军士兵端着刺刀向任炳全刺过来,任炳全一闪,刺刀刺在炮身上,

冒出火星,任炳全刺刀猛地刺进高个士兵肚子。

    解放军战士被人数众多的国军士兵围住,不断倒在国军的刺刀下。

狗蛋儿端着枪被三个国军士兵围住,不断后退,当的一声,枪托顶在了大炮身上。国军士兵:小子,放下枪,我们也优待俘虏。

狗蛋儿双眼冒火,猛地把枪扔向说话国军士兵,一摸身后掏出一枚手榴弹拉着火。

狗蛋儿:我操你妈!

狗蛋儿往前扑去,手榴弹在几个人之间“轰”的爆炸。

任炳全:狗蛋儿!

两把刺刀刺进任炳全的胸口,任炳全瞪着眼睛枪掉在了地上。

 

28、凌晨,山坡上。

田四虎跌跌撞撞的跑到山坡上。

回头看去,炮兵阵地已经平静下来。

国军士兵在欢呼。

田四虎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哭:排长!兄弟们啊!

 

29、凌晨、外、西山。

俞玺和带着几个战士悄悄接近山头。

山头上的国军士兵发现了。

俞玺和和十来个战士猛地冲上去,开枪射击,打倒两个国军士兵。

战壕里的国军士兵一片慌乱,纷纷跳出战壕,向村子方向连滚带爬的跑了。

俞玺和:中间那个山头,冲啊!

一阵枪声响起,俞玺和身边一个战士中弹倒地。

俞玺和:卧倒!

中间山头上国军士兵重机枪扫射过来。

俞玺和和几个战士被子弹压制抬不起头。

 

30、凌晨、外、屋顶。

机枪手向西山中间山头上的国军开枪扫射。

国军的重机枪停顿了一下,接着子弹朝屋顶上扫射过来。

一个战士中弹,滚落房下。

机枪手猛地站起身,端着枪扫射过去。

一排子弹过来,机枪手中弹,栽倒房顶,滚到地上。

 

31、凌晨、外、西山中间山头上。

三排长和战士们冲进战壕,端着枪猛扫。

国军士兵开枪还击。

解放军战士倒在地上。

三排长端着刺刀猛地刺进重机枪手的后背。

“啪!”三排长中弹,摇晃一下,直挺挺倒下。

解放军战士和国军士兵有的对刺,有的抱在一起。

俞玺和带着几个战士冲上来,对着国军士兵开枪。

国军士兵见势不妙,向山下退去。

俞玺和向北面的山头看去。

北面山头上的国军士兵几十人向山下跑去。

俞玺和:打!

战士们一起开枪。国军士兵纷纷中弹倒地,滚下山坡。

 

32、凌晨、外、北山。

王玉军带着战士们已经摸到了将近山顶。

董新和谢艳梅紧跟在王玉军后面。

山顶上一个哨兵在来回走着。

战士们弯着腰向山顶悄悄靠近。

一个战士脚下一滑,人向山下滚去。

山上的国军哨兵发现了正在上山的解放军,开枪射击。

哨兵:有共军!

王玉军:开火!

战士们向山顶上的国军士兵还击。

七连向山顶上猛冲,冲在前面的中弹向山下滚去,后面的紧接着往上冲。

山上的国军机枪向冲锋的七连扫射,不断有人中弹倒下,有的中弹滚下山坡。

七连被猛烈地子弹压制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

 

33、凌晨,外、天已经蒙蒙亮、徐锐临时指挥部。

徐锐望远镜看着北山。

望远镜中,北山的七连和国军已经交火。

徐锐:李德山,向北山顶开跑!

李德山:是!开炮!

战士们把炮弹放进弹仓,炮弹呼啸着飞了出去。

徐锐的望远镜中,炮弹落在北山顶上爆炸,国军阵地一片慌乱。

 

34、清晨、外、北山坡。

王玉军和战士们向山上国军士兵开枪射击。

炮弹呼啸着落在山顶爆炸。

山顶上的国军士兵枪声停止,有的士兵开枪射击,也有的士兵向山下跑去。

王玉军站起来挥动手枪,指挥向上冲。

枪声响起,冲在前面的解放军纷纷中弹倒地。

王玉军:同志们,冲啊!

山坡上的战士们高喊着奋勇向山上冲去。

冲上山顶的解放军战士向国军士兵开枪射击。

散乱的国军士兵四处奔逃。

几个国军士兵举手投降。

王玉军:抓紧时间清理战场!

一颗子弹飞过来击中王玉军胸口。

王玉军抬手一枪,正打在袭击他的国军士兵头上。

王玉军左手摸了一下胸口,张开满手是血,身子向后倒去。

一个战士奔过来,抱住:连长!

王玉军手一松,枪掉在地上。

战士:卫生员!

董新背着药箱和谢艳梅一起跑过来。

董新把把王玉军放躺在地上,猛的撕开上衣。

王玉军的胸口在往出汩汩冒血。

董新低声:他牺牲了。

“胡说!”战士枪口对着董新,董新一下滚到战壕里。

董新:连长真的牺牲了!

战士急眼了:再胡说,老子毙了你!

董新:你就是毙了我,连长也是牺牲了。

战士崩溃了,哭喊:连长没死,快救他!

谢艳梅猛的给战士一个嘴巴:你醒醒吧,连长牺牲了!

战士蹲在地上呜呜哭着:连长、连长......

一帮战士都跑过来,把王玉军围在中间哭起来。

谢艳梅:指导员!指导员在不在?

战士甲:牺牲了。

谢艳梅:排长,有没有排长?

战士乙:冲锋的时候,他们都冲在前面,都牺牲了!

谢艳梅用手抹了一下眼泪,走出人群。

谢艳梅走到一块大石头上,转过身。

在她的身后,太阳即将跃出地平线东边天际发起白光。

站在石头上的谢艳梅,在身后白光的映衬下,形成一个剪影。

谢艳梅坚定的:七连注意,全体集合!

七连战士迅速在谢艳梅身前排成三队。

谢艳梅:七连的同志们,连长牺牲了,指导员牺牲了,排长也牺牲了。现在我代

理连长,全体人员现在听我指挥!按照团长的的指示,我们的任务只完成了一半,我们占领北山以后,向村里开始进攻。我命令,一班去两个人把俘虏押到团长那边,剩下人的留下守住阵地,其他人跟我向胡家窝棚村里攻击,出发!

 

35、晨、河边、东大桥边。

李德章正在和战士们构筑工事。

田四虎跑过来:营长!

李德章:田四虎,你们排什么情况?

田四虎喘着粗气:排、排长,全、全都牺牲了。

李德章:怎么回事,别哭,慢点说。

田四虎:我们刚进村,就俘虏了三十多个军官,都是当官的,关在老百姓家里了,

再往前走,就是敌人的炮营阵地,我们攻上去把大炮都破坏了,敌人开始反扑,人太多了,排长说村里有敌人的高级指挥部,闹不好就是廖耀湘,让我来赶紧告诉你。

李德章:廖耀湘?妈的,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弟兄们,别挖了。村里有敌人的高级指挥部,我们冲过去,捣毁它!

李德章冲到桥上,朝桥对面喊道:一排长!

一排长:营长,你说吧!

李德章:你那边过来一个班,我们去村里!

一排长:好。马上过去。

李德章一挥手:走!

 

36、晨、内、九兵团前进指挥所。

廖耀湘怒气冲冲的把桌上的东扫到地上。

廖耀湘:废物!简直就是废物!这么几个共军就弄成这样。告诉警卫团长,夺不

回西山,让他提头来见我!

参谋长要通电话:警卫团,张团长,司令命令,立即夺回西山阵地,否则提头来见,听清没有?带上火焰喷射器,一定要夺回来,保证指挥部的安全!

廖耀湘在屋里来回踱步。

参谋长:司令,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是不是我们要早做些防范呀?

廖耀湘:防范什么?现在整个辽西都是战场,哪里都一样,呼叫空军,让空军支援 ,我就不信林彪能一口把我吃下去!

参谋长:已经联系了空军,现在还在休息,空军说上午会进行侦察。然后......

廖耀湘打断参谋长的话:然后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形势危急!形势危急!再联系,让空军立即出动,这帮少爷羔子,仗都打成这样了,他们还在睡大觉!

参谋长:是!

参谋长摇响电话。

 

37、晨、外、西山阵地。

俞玺和:大家赶紧加固工事,我估计敌人很快就会发动反扑。

两个机枪手气喘吁吁跑过来:连长,我们来了。

俞玺和:怎么就你们两个,他们呢?

机枪手:牺牲了。

俞玺和:把机枪给我,你们去开那挺重机枪。

机枪手:是!

俞玺和:楚长发,通知另外两个山头上的人,全部集中过来。

楚长发跑步离开:是!

 

38、晨、外、徐锐临时指挥部。

徐锐:李德山!我看西山八连兵力太少,敌人一反扑,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你带

炮连过去支援。

李德山:是!炮连,收拾装备,快!

李秀民:团长,我们怎么办?

徐锐:七连已经占领北山,很快他们就会向胡家窝棚村里发起攻击,我们从东面向胡家窝棚村里攻,它们从北面攻,两面夹击,搞他个地覆天翻。

李秀民:好,可轮到我们九连了!

炮连已经收拾好装备。十几个人排成一队。

李德山:同志们,我们现在去增员八连,守住西山,即使剩下一个人,也要保证阵地在,出发!

两个战士从远处压着三个俘虏走过来。

战士:报告团长!我们抓到的俘虏。

徐锐看看三个俘虏:你们是哪部分的?

俘虏甲:警卫团的。

徐锐:哪个警卫团?

俘虏乙:报告长官,我们是九兵团警卫团的。

徐锐:你是说廖耀湘在村里。

俘虏甲:是,长官。九兵团司令部就在靠村西的位置。

徐锐:村里都有那些部队?

俘虏丙:有九兵团司令部,一个警卫团、一个通讯营、一个火器连,还有新六军李涛军长的军部,一个警卫连,一个重炮营。

徐锐:总共有多少人?

俘虏甲摇摇头:不知道。

俘虏乙、俘虏兵也摇摇头。

徐锐:现在放了你们,赶紧走吧。

俘虏甲:真的?

徐锐:真的,你们赶紧走吧,不要再当国民党的炮灰,回家吧。

几个俘虏互相看了看,撒腿就跑。

徐锐走到就连队伍前,看看全体精神饱满的战士。

徐锐:同志们,经过审问俘虏,村子里就是九兵团廖耀湘的司令部和新六军李涛的军部,我们现在就冲进去,打烂它,活捉廖耀湘、活捉李涛。听我命令,出发!

 

39、晨、内、三纵临时指挥部。

尹科长在地图上做着标记。

韩先楚撩起门帘走出帐篷。

电话铃声响起。

尹科长:是邓师长,找韩司令,你稍等。

尹科长掀开帐篷帘,大声叫道:韩司令,邓师长电话!

韩先楚从帐篷外快步走进来,抓起电话。

韩先楚:我是韩先楚,邓师长,你说.......好,你们立即向胡家窝棚一带攻击前

进,记住,必须占领胡家窝棚,这对于纵队投入战斗有重大作用!好。

韩先楚放下电话:尹科长,通知所有人员,向胡家窝棚方向转移。

尹科长:部队都在行进中,我们是不是也往前移呀?

韩先楚:没错,我们也向胡家窝棚方向前进,争取天亮以后赶到胡家窝棚。

 

40、晨、内、东北野战军指挥所。

林彪倒坐在椅子上,用椅子背支撑着下巴,面向墙壁看着墙上的敌我态势地图。

屋子中间,刘亚楼在桌前接听电话。

刘亚楼:你再说一遍,为什么联系不上?行军速度太快!?好,联系上后立即报

告你们的位置.....

     另外一部电话响起来,刘亚楼左手赶紧抓起电话:喂,你说什么?还是联系不上?哦、哦,我在接另外的电话。

刘亚楼放下右手的电话。

刘亚楼:你说,关闭电台,六纵在搞什么鬼?继续呼叫!

刘亚楼狠狠挂上电话。

刘亚楼:全乱套了,纵队找不到师,师找不到团,团找不到营,地图上根本就没法标出来。六纵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一大早就关闭了电台,到现在不知道他们在哪?在干什么?

林彪:你急什么?乱套就对了,不到一百二十平方公里的地方,集中了我们和廖耀湘将近四十万大军,不乱才怪呢。通知各纵队,不要怕乱,要大胆穿插,找不着下属没关系,只要能找到廖耀湘就行。让各部队清楚,只要是消灭敌人,营可以指挥团,团也可以指挥师,师也可以指挥纵队嘛。

刘亚楼:林总,那可就真的乱套了。

林彪站起身,笑了一下走到刘亚楼面前。

林彪: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穿插到廖耀湘的新六军、新一军的中间,我们就是要遍地开花,把它们分割开来,然后再围而歼之。

刘亚楼:六纵始终联系不上。

林彪:他呀,就好耍些小聪明,不过战场上有点小聪明还好。让电台继续联系,联系上以后告诉黄永胜,务必截住廖耀湘退回沈阳的路线。

刘亚楼:我们指挥部怎么办?

林彪:向前推进十公里。

刘亚楼,向前十公里可就进入战场了。

林彪:呵呵,指挥员不在战场上,指挥什么?

刘亚楼:好嘞。

刘亚楼拿起电话:警卫营吗?王营长,林总说了,指挥部向前推进十公里!

 

41、晨、外、胡家窝棚村东。

李德章率领十个人向村里进攻。

前面的道路上国军士兵机枪扫射,阻住道路。

李德章和战士们赶紧隐蔽,开枪还击。

李德章:手榴弹!

两个战士向前面扔出手榴弹,爆炸激起一团烟雾。

李德章:冲!

李德章和战士们冲到敌人阵地前,开枪射击,国军士兵仓皇逃窜。

李德章:冲啊!

战士们顺着街道向前冲去。

哒哒哒,三个战士中弹倒地。

李德章猛地跳过矮墙,进入一个院子。几个战士们也跟着跳进来。

外面的国军大声叫喊道:就在这个院子里,快!包围起来。

李德章探出头,向外面开枪,一个国军士兵中弹倒地,但是吸引来的是猛烈地射

击,敌人的子弹打得墙头上的土飞了起来。

对面的国军高声喊道:对面的解放军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我们

也缴枪不杀!

李德章骂:放你妈的狗屁!你们才被包围了,胡家窝棚外面到处都是解放军,你们放下武器赶快投降!

一排子弹扫射过来,李德章赶紧躲在矮墙后面,开枪还击。

 

42、晨、外、山坡上。

谢艳梅带领七连向山下冲。

来到一处崖边上,谢艳梅做了一个手势,战士们全都停了下来。

崖下是村庄,大院里有三排房子,院子中间架起一根高高的杆子,上面是天线。地面上是横七竖八的电线。

董新:这是电台的天线。

谢艳梅:手榴弹!

董新递给她一颗手榴弹。

谢艳梅:哎,错了,不是我要,全体注意,手榴弹准备!

十几个战士抽出手榴弹,站在崖边上。

谢艳梅:下边是敌人的电台,一、二、三,投弹!

手榴弹落在院中、屋顶上,爆炸。

屋顶被炸开一个大洞,屋子里面一片惊叫声。

那根高高的天线倒在了地上。

一些国军男女士兵从屋里嚎叫着跑出来。

手榴弹再次扔到院中。国军男女兵惨叫着倒在地上。

一个战士把手榴弹从屋顶大洞扔进屋里。

屋内传出惨叫声。

谢艳梅:冲下去!

七连战士从两侧冲下去,有的战士直接跳到屋顶。

 

43、晨、外。

解放军战士冲进院子,院子里的国军士兵开枪。

一个战士肩部中弹倒下,谢艳梅把手榴弹拉弦,扔到院里。

手榴弹爆炸。国军士兵被炸翻。

谢艳梅:冲啊!

战士们冲进院子,开枪扫射。

董新赶紧给肩部中弹的士兵包扎伤口。

 

44、晨、内。

一个战士踹开房门,端着机枪向屋里扫射。

还在机器前接听电话的国军男女士兵被打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战士看到机器在闪烁亮光。端着机枪向机器猛扫。机器被打破碎,冒烟起火。

战士又拿出手榴弹,拉着火放在机器上,然后快速冲出房间。

机器被炸得粉碎,电线滋滋的冒火。

 

45、晨、外、院中。

谢艳梅:后面两排房子,冲过去!

几声爆炸之后,枪声、爆炸声音停下来。

几个战士押着举手投降的国军男女士兵从后面走过来。

谢艳梅走到一个国军女兵面前,女兵哆嗦着。

谢艳梅: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国军女兵:我们是通讯兵。

谢艳梅:哪个部队的?

国军女兵:九兵团司令部通讯营。

谢艳梅:九兵团司令部在哪?

国军女兵:往村西那个最大的院子,青砖瓦房就是。

谢艳梅:你们两个过来,把这些俘虏锁到房间里。你们几个,把所有电话线通通

铰段!一根也别剩下。

几个战士拿着砍刀朝电话线猛砍,电话线被全部砍成几段。

 

46、晨、外。

七连战士排成两队。

太阳已经升起来,明晃晃的照在战士们满是硝烟泥土的脸上。

谢艳梅:报数。

战士们开始报数:1、2、3、4......36。

站在最后一个的董新顿了一下:37!

谢艳梅:同志们,除了一班,我们还有38个人,我们刚刚捣毁的是九兵团的通讯营。就在这里,胡家窝棚!廖耀湘的指挥部就在这里,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们要冲过去,捣毁廖耀湘的指挥部,活捉廖耀湘!现在我们立大功的时候到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既然是廖耀湘的指挥部,就一定有重兵防守,所以不管我们还剩下谁,都要冲进去,捣毁廖耀湘的司令部,抓住廖耀湘。听明白了吗?

全体战士齐声说道:明白了!

谢艳梅:好,跟我来,出发!

 

47、晨、内、九兵团前进指挥所。

廖耀湘在地上来回走着,猛然停住脚。

看着墙上的照片。

照片上左边是坐着微笑的蒋介石和站在右边的严肃的廖耀湘。

参谋长朝门外大声喊着:高参谋!

高参谋:参谋长,什么指示?

参谋长:电话全部中断,立即派人查线,快,必须要快!

高参谋:是!

廖耀湘转过身:参谋长,告诉警戒部队,一定要消灭进入村里的共军,不惜一切

手段消灭他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几个共军两三个小时都没消灭,让火焰喷射器上去,烧死这些共军!

新六军军长李涛慌慌张张走进来。

李涛:司令,电话线全部中断,怎么办?

廖耀湘:李军长,你慌什么?一小股共军骚扰,你就惊慌失措的,就这样你还怎么带兵?

参谋长:李军长,我已经派人查线,你现在回去立即让你的人把西山阵地夺回来。

李涛:参谋长,我觉得形势不妙呀!是不是?

参谋长:李军长,不要再说了!我再说一遍,立即让你的人把西山阵地夺回来,贻误战机者,杀无赦!

李涛:是。

李涛无奈的摇摇头,垂头丧气的走出屋子。

廖耀湘:连高级指挥员都是这种情绪,还怎么指挥下边的军队,必须制止这种悲观的情绪蔓延下去,否则这仗不打就已经败了。

参谋长:司令,当前形势确实不好,军官、士兵情绪不高实属正常,就目前来讲,我们或是南下营口或者是东进沈阳,必须要做出明确的抉择,否则十多万人困在这辽西一带,那就麻烦大了。

廖耀湘:必须赶紧恢复通讯,我要知道我们的部队在哪里,还有我要知道我们的老对手林彪的部队在什么地方,多少人员配置。杜副总司令南下下营口的策略,我知道那也是总裁的意思,实在不行了还可以通过海运把这十几万部队撤回关内。但是这个策略毕竟要和林彪见面,他是不会答应的!所以南下的困难程度是可以预料的,回沈阳虽然可能把握性更大一点,但却是卫总司令的命令。让人难以抉择呀!

参谋长:司令,昨晚上我就说无论南下还是东进,我们都是在执行东北剿总的命令,我们都没错,即使出了问题,那也是东北剿总的错误。

廖耀湘:事情这样说,都能说得过去,但是即使回到沈阳又能怎么样?樊汉杰的十五万军队在锦州没了,整个东北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是不到30万人了,但是林彪的部队却有将近100万,一比三呀!

 

 

48、晨、外、西山阵地。

俞玺和正在检查战士们准备情况。

战士们正在把枪和手榴弹放在战壕的有利位置。

机枪手在熟悉重机枪。

俞玺和:怎么样,这东西会用了吧?

机枪手:小意思,连长,这美式勃朗宁重机枪就是比德国的马克沁重机枪先进,

不用说别的,光是这种链式的弹带就省掉了马克沁机枪上帆布弹带要有一个送弹的人,还有枪管采用了风冷散热,比水冷散热好。这枪重量也减少很多,但是威力却大了不少。等一下,敌人上来我就让他们尝尝他们自己买来的M2的厉害。

俞玺和:好,敌人随时可能反攻过来,小心点。

机枪手:连长,你说的真准,你看,敌人上来了!

俞玺和往战壕外看,山坡下的国军士兵成横排向山上冲过来。

国军士兵都是清一色的美式冲锋枪,边射击边往上冲。

俞玺和:打!

战士们一起向山坡上的国军士兵开枪。

国军士兵赶紧卧倒,一边向山上爬,一边用冲锋枪扫射。

一个解放军战士中弹歪倒在地。

一个解放军战士刚露出头开枪,一排子弹过来打在脑门上。

一个解放军战士刚要投弹,一颗子弹击中,冒烟的手榴弹掉在脚下爆炸。

重机枪响了,向山坡上的国军士兵弹射,几个士兵中弹向山坡下滚,带倒了正在网上冲锋的国军士兵。

战壕里的解放军战士看敌人越来越近,开始投弹。

手榴弹在山坡上四处爆炸,国军士兵向山坡下退。

一个军官在后面大叫:不许后退,后退者枪毙。

机枪响了,两个士兵倒在地上。

国军士兵调转身又向山坡上扑过来。

 

49、晨、外、村庄街道上。

徐锐带着九连快速行进。

前面枪声拦住去路。

徐锐一挥手,战士们赶快躲在屋内、墙边。

国军士兵也依靠民房的院墙隐蔽开枪射击,解放军战士还击。

徐锐端枪瞄准一个露出头来的国军士兵开枪,国军士兵头部中弹倒地。

两挺火焰喷射器向徐锐隐蔽的地方喷火,一个战士被喷中,浑身着火。

着火的战士大叫着,猛地跳出来扑向国军,国军士兵一下被吓傻了。

冲到国军隐身的院墙外,战士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徐锐大喊:冲!

徐锐在前面带着战士们冲,边开枪边冲锋。

 

50、晨、外、农家院子里。

李德章和十来个战士借助院墙和国军对射。

外面的国军士兵逐渐逼近,身边两个战士中枪倒地牺牲。

一个战士弯腰过来,子弹在他身边飞过。

战士:营长,这家没人,我发现这家有后门。

李德章:好,我们从后门出去,摆脱这些敌人,向敌人的指挥部冲!

两个战士投弹,趁着手榴弹爆炸,李德章和战士们冲进屋子。

 

51、晨、外、屋后。

李德章从屋里冲出来,看看四周,没人。

战士们迅速从屋子里跑出来,沿着村庄带路弯腰向前跑。

背后他们跑出的院子里枪声一片。

李德章笑了:这帮孙子,还以为我们在屋里呢。

 

52、晨、外、村庄内道路。

李德章带着战士们来到一处院子,门外。

院子里面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战士们在大门两侧隐蔽。

大门打开,一个军官从院里走出来,关上门。

李德章一个箭步冲上去,枪口顶住军官的下巴。

李德章:不许叫,叫我打死你!

军官:不敢、不敢。

李德章:里面是干什么的?

军官:九兵团情报处。

李德章:九兵团?廖耀湘在什么地方?

军官指了指李德章后面。

李德章扭头向军官指的方向看。

军官猛的推开李德章,转身推开大门,向院子里跑去。

军官:快来人,共军!共军来了!

李德章甩手一枪,军官中弹倒在院子中间。

李德章:冲啊!

李德章和战士们冲进院子,屋门打开,几个国军军官冲出来开枪。解放军战士们

一齐向冲出来的国军军官开枪,国军军官倒在地上。

一个战士冲到门口,拉着手榴弹扔了进去。爆炸声伴着惨叫声。

李德章带着战士冲进屋内。

 

53、晨、内、九兵团前进指挥所。

廖耀湘正在大发雷霆。

廖耀湘:十几个共军竟然打到我司令部外边,这警卫团还有什么用?

参谋长:司令,我已经严令,必须要消灭这小股共军,一个活的不要!

廖耀湘:通讯为什么还不能恢复?

参谋长:司令,小股共军袭击了通讯营,电台遭到破坏......

廖耀湘:我问的是为什么还不能恢复!?

参谋长:这......通讯设备被共军炸环,已经无法使用。

廖耀湘:照这样,我们与外界各军的联系怎么办?

参谋长:新六军那边还有两部电台,我已经命人去拿。

廖耀湘:要快!

参谋长:司令,我看这小股共军不要命似的冲向我们司令部,绝不是偶然的,估计应该是他们知道我们的指挥部就在这,所以才会这么拼命,我们是不是要提前做好准备转移呀?

廖耀湘:就凭这么几个共军,就想打进我的司令部,我们也太无能了吧?我倒想看看,这都是什么样的人。

 

54、晨、内、墙上挂着地图。

李德章和战士们冲进来。

李德章:快,搜查一下!

一个战士拿着几张纸递给李德章。

李德章:廖......湘,廖耀湘,真的是廖耀湘的九兵团司令部。张显荣,赶快去

告诉团长,廖耀湘的九兵团司令部就在村里。快去!

张显荣:是!

张显荣刚到门口,一排子弹打过来,倒在了地上。

外面:包围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过!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李德章和战士们从门口和窗户向外开枪。

外面机关枪扫射进来,两个战士中弹牺牲。

李德章刚要开枪,火焰喷射器的火焰从门口和窗户喷进来,战士们和他腿上着起火来。李德章就地翻滚,身上的火被扑灭。

李德章抬起手向门外开枪,一排子弹打过来击中他的肩膀,李德章倒地。

噗!噗!火焰喷射器不断向屋内喷火。

屋内的三个战士冲出屋门开枪,但是猛烈地子弹打过来,三个人中弹倒地。

几个国军士兵冲进院子,看看倒在地上的解放军:连长,全都死了。

国军连长:撤。

 

55、晨、外、村庄街道,房子边上。

谢艳梅带着七连战士在快速前进。看到前面有国军边开枪边跑,谢艳梅摆手示意

停住,战士们赶紧在房山边停住。

枪声骤然紧密,刚刚跑过去的国军士兵狼狈的向回退。

谢艳梅:打!

战士们向溃退的国军士兵开枪。

谢艳梅一挥手,战士们向前冲去。

退在最后的国军士兵被枪击中倒在地上。

徐锐带着战士们出现在谢艳梅的眼前。

谢艳梅:徐团长!

徐锐赶紧停住,看到谢艳梅和七连战士们跑过来。

谢艳梅:徐团长,村里就是廖耀湘的兵团司令部,我带七连正要冲进去。

徐锐:你、你带七连?

谢艳梅:是呀。

董新赶紧走过来。

董新:徐团长,连长、指导员和排长攻打北山的时候都牺牲了,现在谢记者代理七连连长。

徐锐上下打量一下谢艳梅。

谢艳梅:团长,俘虏说廖耀湘就在靠近村子西边的青瓦房大院里。

徐锐:好,谢艳梅同志,现在你就就是七连连长,我们一起冲进去,捣毁九兵团司令部,活捉廖耀湘。

谢艳梅:团长,七连听你指示!

徐锐:俞玺和和李德山他们已经占据西山制高点,我们兵分两路,我和九连在左面这条街,堵住南面和东面,你带七连去右边那条街,堵住北面,一齐向前进攻。

谢艳梅:好!七连注意,跟我走!

 

56、晨、外、西山制高点。

俞玺和带着十几个战士正和进攻的国军激战。

山坡上,国军的士兵开始发起冲锋。

重机枪发出怒吼,向冲向山顶的敌人扫射。国军士兵纷纷中弹倒下。

俞玺和:漂亮!就着这么么打!

天空中迫击炮弹呼啸着飞过来,落在山坡上国军的冲锋队伍中爆炸。国军士兵一

片混乱,向山下退去。

俞玺和:同志们,狠狠打!炮连支援我们来了!

一颗子弹飞来,俞玺和的太阳穴上中枪,一下栽倒在地上。

机枪手跑过来,俞玺和已经牺牲,眼睛还睁的大大的。

机枪手:连长!

猛地冲到重机枪边,扣动扳机,子弹向往山下退却的国军猛扫。

李德山带着十几个战士冲上来。

楚长发跑过来,脸上都是硝烟和泥土。

楚长发:李连长,我们连长牺牲了。

李德山:你们还有多少人?

楚长发:连我还有七个。

李德山:我们上来十三个,今天我们这二十个人就要把这阵地守住,绝不上敌人上来。

楚长发指着山下村庄让李德山看。

楚长发:连长,你们的炮弹能打到那个院子里吗?你看那个院子里,一些人进进出出,我估计是个指挥部。

李德山:呵呵,没看出来你这个小战士对敌情还会分析判断。嗯。那里应该是个指挥部。张凤山,看到那个院子了吧?能打到吗?

张凤山:看到了,我估计将将的够着。

李德山:你跟朱佳文两个瞄的准一点儿,打他几炮。

张凤山:是。朱佳文,我们一起开炮。

张凤山和朱佳文瞄准,装弹,炮弹呼啸着飞向村中的院子。

炮弹在院子里,屋顶爆炸,院子里一片混乱。

张凤山和朱佳文又连续装弹开炮,房子被炸塌。

张凤山和朱佳文站起来欢呼。

猛烈地枪声响起,子弹扫在两个人身上,两个人直直倒在地上。

山下国军又开始了冲锋。

张凤山艰难地爬起来,拿起一颗炮弹装进弹膛,炮弹飞起,他也一歪倒在地上不动了。

李德山:敌人上来了,给我狠狠打!

机枪手嘴里高喊着:我操你妈,来吧!

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

战士们向山坡上的国军开枪、投弹。

李德山看到村边一个军官在指挥进攻,赶紧走到迫击炮前,调整角度,装弹,炮弹飞出,在那个军官的身边爆炸,军官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一排子弹过来,打在李德山胳膊上,李德山挣扎一下,想站起来,但是又一排子弹打过来打在了他胸口上,李德山重重摔在地上。

 

57、晨、外、村庄街道上。

徐锐带领战士们和国军正在激烈交战。

敌人两挺重机枪在麻袋搭起的阻击阵地后向道路上扫射。

一个战士猛地站起来,向阻击阵地投掷手榴弹,手榴弹出手,机枪也击中了他。

徐锐:冲啊!

战士们冲到阻击阵地前,向敌人扫射。国军士兵倒在地上,战士们往前冲去。

“噗、噗”两侧的矮墙后,火焰喷射器喷出巨大的火焰,冲在前面的战士身上着火,两边胡同里冲出很多国军士兵,端着冲锋枪向解放军射击,发动反冲锋。

徐锐:快撤!

战士们边打边退,敌人猛追不舍。

一门大炮堵住了徐锐和战士们的退路。大炮的炮口呈现水平状态。

一个解放军军官从大炮后面闪出,是李干诚。

李干诚:徐团长,趴下!

徐锐:卧倒!

李干诚:放!

大炮射出炮弹,正打在追击徐锐他们的敌群中。

李干诚:放!

又是一炮,冲锋的国军仓皇回退。

李干诚:放!

炮弹飞出去,正打在一堵墙上,石块飞起,落在撤退的国军身上。

李干诚:徐团长,敌人退了!

徐锐爬起来走到李干诚身边,两人紧紧握手。

李干诚:徐团长,怎么让敌人追的这么狼狈呀?

徐锐:敌人的火焰喷射器太厉害,我们冲到路口,敌人就喷火,几个战士就被烧着了,敌人顺势发起冲锋,还好碰上你们。哎,你怎么来了?

李干诚:还说呢,我们营找不到团里在哪了,听见这边有枪炮声,我们就奔着来了。怎么样,离开咱们25团到21团,还不错吧?

徐锐:一切都好,先不说别的了。你这一来就太好了,你们营赶紧去卡住东大桥,这村里你知道是谁吗?廖耀湘,廖耀湘的兵团司令部就设在这村里。我们已经把村里搅乱了,七连已经把敌人的通讯营捣毁,现在敌人的通讯全部中断,廖耀湘成了聋子。你只要负责守住东大桥,廖耀湘就跑不了,我带战士们再杀进去,把他搅个天翻地覆。

李干诚:好,这门炮和炮班战士留给你,老团长,你要多保重!一营,听我命令,目标东大桥,走!

徐锐:干诚,千万守住东大桥!

李干诚:放心吧,人在阵地在!

 

58、晨、内、九兵团前进指挥所。

三个军官低头站在廖耀湘面前。

参谋长:你们一个警卫团团长、一个特战营营长、一个火器连连长,你们有多少人?三千多人!外面的共军顶多就是一个营,二三百人而已。你们却让他们搞成这样,炮营毁了、通讯营毁了、北山阵地丢了、西山阵地丢了,共军十几个人就打到司令部的隔壁,把情报处摧毁,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手里拿着先进的美式武器装备,却打不过拿着五花八门落后武器、没有战术素养的共军。你们对得起受理这些先进的武器吗?对得起党国对你们的栽培吗?

廖耀湘:行了,赶紧组织力量反击,一定要把这小股共军消灭掉。出去吧。

三个人低着头退了出去。

参谋长:司令,我看我们还是赶快转移吧?

廖耀湘:往那里转移?现在各部联系中断,怎么走?

参谋长:新六军22师就在东南五公里的地方。

廖耀湘:我考虑一下。

 

59、晨、外、村内街道。

谢艳梅带着战士们正悄悄往前走,董新紧跟在谢艳梅身后。

前面的院墙里露出国军的一个钢盔,谢艳梅知道敌人在前面已经埋伏。

谢艳梅:卧倒!

国军士兵从院墙里探出头,向七连开枪扫射。

谢艳梅一个翻滚,隐蔽到墙边。

国军士兵从院子里冲出来。嘴里喊着“冲啊”。

谢艳梅赶紧挥手示意七连撤退。

七连战士们很快退到两座房子后面隐蔽起来。

国军士兵沿着街道冲上来。

谢艳梅:打!

几个战士迅速从房子后面闪出,向冲锋的国军开枪。

国军丢下几具尸体,向后面撤退。

谢艳梅:冲啊!

战士们又向国军发起冲锋。

 

60、晨、外、西山阵地。

山坡上横七竖八倒着国军士兵的尸体,战壕边解放军士兵的尸体和国军的尸体混

杂在一起,一些木头上还冒着浓烟。

机枪手艰难地爬起来,晃悠着身子在战壕中磕磕绊绊走着。

机枪手:还有谁活着?

楚长发把身上的国军尸体推开,坐了起来。手抹了一下脸,脸上都是黑灰。

楚长发:我活着。

机枪手又往前走着,脚下被一具尸体拌了个跟头,楚长发过去把他扶起来。

楚长发:别找了,阵地上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机枪手:我们打退敌人几次进攻了?

楚长发:不知道,没记着,反正一次接着一次的打。

机枪手:我们准备一下,估计敌人马上就会进攻了。

两个人开始把枪、手榴弹都集中到战壕边,楚长发在战壕里摆了三堆手榴弹。

楚长发:我守住这边,你守住那边。

机枪手:放心,只要我这条命在,敌人就别想上来!

 

61、晨、外、敞篷吉普车快速行进。

车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

韩先楚跳下车。

韩先楚:尹科长,我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尹科长:距离胡家窝棚还是二十公里。

韩先楚:要快!通知能联系上的部队,快速向胡家窝棚前进!

司机:司令员,上车,我们冲过去。

韩先楚:好,上车!

尹科长和韩先楚站在车厢里,紧紧抓住栏杆。司机猛的加油,车向河里冲去,进

入河水中,车歪歪斜斜,司机猛的加油,车冲上了对岸。

韩先楚:徐锐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尹科长:我问了71师,他们说,胡家窝棚方向下半夜枪声就没停过。他们19团的参谋长梁中群早晨五点带着一个营赶往胡家窝棚的路上,估计现在已经到达。

韩先楚:占领胡家窝棚,是我们这场战役的关键,我们直接去胡家窝棚。

 

62、晨、外、吉普车在道路上行进。

车上坐着林彪和刘亚楼,林彪闭着眼睛。

车在行进的解放军队伍中快速前进。在一个路口,车拐弯向一个村庄驶去。

很快车停在一个大院子里。

刘亚楼从车上跳下来,一个参谋跑过来敬礼。

刘亚楼:林总,到了。

林彪睁开眼睛,参谋赶紧去扶林彪,林彪摆了摆手,自己下车。

林彪:坐在车上一晃悠,还真睡着了。难怪都把小孩子放在摇篮里摇晃着,这晃

悠着就是能睡着,还睡得舒服。

刘亚楼:林总,你这都三天没睡觉了,是该休息一会儿了。

林彪:你不是也一样?看来这觉只能等着把廖耀湘消灭以后再睡了。

刘亚楼和林彪向屋子走去。

林彪停住脚:几点了?

刘亚楼:现在是20日早晨七点二十分钟。

林彪:我们就在辽西一带围住廖耀湘,五天结束全部战斗。

刘亚楼:现在各部队都已经穿插到廖耀湘各部的中间,乐观的估计,到29日晚应该可以结束战斗。

林彪:廖耀湘现在在什么位置?

刘亚楼:据二局电台侦察,昨晚上廖耀湘的电台曾经在黑山通往沈阳公路边的胡家窝棚一带出现,后来就中断了,到我们出发时再也没有出现。

林彪:谁离那边最近?

刘亚楼:三纵的一个师就在那附近。

林彪:韩先楚?呵呵,他这个人不会放着这么重要的位置不管的,走,看看地图。

 

63、晨、外、村庄道路上。

徐锐和战士们正在推着大炮往前走。

“同志!同志!”另一条道路上一队解放军正在往村里走,为首的是参谋长梁中群。

徐锐和战士们停下来。徐锐认出是梁中群。

徐锐:梁参谋长!

梁中群也认出徐锐,两个人握手。

梁中群:你们这是?

徐锐:梁参谋长,廖耀湘的九兵团指挥部就在村里,我们攻进去又被打出来了。

我们一个营四面出击,明显兵力不足,你们来了多少人?

梁中群:我带了一个营,你准备怎么打?

徐锐:我看这样,你们堵住南边,再派一个连去西山,我估计西山很可能坚持不住,他们人太少了。我们现在把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通通占住包围起来,廖耀湘就成了瓮中之鳖,然后你派一个连和我们一起往里打。我们七连现在正在北面往里打,这样我们就能捣毁廖耀湘的指挥部,抓住他。

梁中群:好!就按你说的。

梁中群招招手,三个连长跑过来。

梁中群:一连长,你带部队堵住东大桥,二连你们去西山增员,一定要守住西山制高点,三连,你们从南面往村里打。我告诉你们,廖耀湘已经被我们堵在村里,这种机会你当一辈子兵也不一定能碰上一回,都拿出点精神来。打出我们19团的气势!

一连长:参谋长,你就放心吧,咱们19团什么时候当过孬种呀?

梁中群:好,去吧!

 

64、晨、内、九兵团前进指挥所。

廖耀湘来回在屋内踱步。

参战长抬手看看手表。

表针的时间是七点半。

李涛金匆匆走进来,参谋长刚要说什么,廖耀湘摆了一下手。

廖耀湘:李军长,什么事这么急?

李涛:廖司令,我的军部被炮弹击中,仅有的两步电台也被炸毁了。

参谋长:忘了,完了,这可怎么办?

廖耀湘:你的部队最近的在什么位置?

李涛:22师在东南五公里的地方。

廖耀湘:这就对了,你急什么?立即派人通知22师过来支援。

李涛:林彪的部队已将村子包围,我们就是派出人员,恐怕也出不了村。

廖耀湘:立即组织可以作战的人员,把道路打通,最起码要在东西南三面要打开

一条通道,快去!

李涛:能作战的部队都派出去了,现在剩下的都是军部直属人员。

廖耀湘:这些人不是军人吗?让他们拿起武器,参加战斗!

李涛没说话,扭头走了出去。

廖耀湘: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参谋长,让装甲车准备,我们马上转移。

 

65、晨、内,九兵团情报处室内。

李德章艰难地睁开眼睛,头顶着地,拱起身子。

他看到的都是战士们的尸体和国军军官的尸体。

他脑袋用力,猛地站起来,左臂、左肩还在流血,他摇晃着靠在门板上。

阳光从门口斜射进来,照的他只能眯起眼睛。

李德章右手提着枪,抱住左臂,向门外院子里晃晃荡荡的走了出去。

 

66、日、外、村庄道路上。

谢艳梅和战士们开着枪追赶着溃退的国军士兵。

谢艳梅:快,活捉廖耀湘,同志们,冲啊!

战士们顺着道路冲锋。

国军阻击阵地,机枪响了起来。

溃退下来的国军士兵中弹倒在地上,冲上来的几个解放军战士也中弹倒地。

火焰喷射器喷出两团火,射向解放军战士。

谢艳梅:你们几个从左边绕过去,你们几个从右边绕过去,我们吸引敌人的火力。

几个战士迅速从屋后向两侧弯腰跑去。

谢艳梅和战士们开枪,敌人的子弹密集打过来,打在身边的墙上、地上。

 

67、日、外、西山阵地。

敌人向山上发起攻击。

楚长发:敌人上来了!

机枪手:来吧,我操你妈的,老子给他们准备了黑枣,让他们吃个够!

楚长发从这个地方端枪扫射一阵,投掷两颗手榴弹,又跑到第二个点拿起枪扫射,

扔出两颗手榴弹,然后又跑到另外一个点拿枪扫射。

机枪手扣动扳机,嘴里大叫着,向山坡上的国军扫射。

密集的子弹向他射来,他身上中了一排的子弹,头一歪趴在机枪上,但是手指扣着扳机,子弹不停的射出。

山头背后,一个连的解放军战士高喊着冲上来,跳进战壕,向山坡上的敌人开枪。

山坡上的国军开始混乱,有的士兵向山下跑去。

二连长:冲啊!

战士们月初战壕,向山下冲去。山坡上的国军士兵连滚带爬的往山下奔逃。

楚长发看着往山下冲的二连战士,也跳出战壕,晃了一下,栽倒在地上。

他侧着脸看着冲锋的二连,嘴上露出了笑容。

 

68、日、外、村庄道路。

徐锐和战士们推着大炮往前冲。

子弹打过来,打在大炮身上发出当当的响声。

徐锐:停止前进!准备!

炮手开始瞄准前面的国军阻击阵地。

徐锐:放!

炮弹出膛,正打在敌人的阻击阵地上爆炸,国军士兵被炸飞起来。

徐锐:再放两炮!

炮手连放两炮,都打在国军的阻击阵地上。

徐锐:冲啊!

战士们跃起来,向敌人的阵地发起冲锋。

 

69、日、外,村中人家边。

李德章慢慢的走着,步履蹒跚。

清晰的枪声传来,李德章赶紧躲到人家的院墙后面。

几个国军士兵边推边开枪射击,后面是追击的解放军。

国军士兵想进入院子,李德章猛地站起身开枪射击,三个国军士兵倒在地上。

剩下的几个国军士兵往另外一侧逃跑,李德章跳出院墙,向逃跑的敌人开枪。

解放军战士在谢艳梅率领下冲上来。谢艳梅看到了摇摇晃晃的李德章。

谢艳梅:李营长!

李德章看到自己人,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谢艳梅:李营长!卫生员!小董!

董新背着药箱跑过来。

谢艳梅:快看看,李营长受伤了。

董新蹲下,撕开李德章的衣服,给他包扎起来。

谢艳梅:怎么样?

董新:李营长中了十来颗子弹,虽然都没打中要害,但是流血太多,只能先包扎

起来止住流血,子弹要到医院才能去出来,谁有水?。

一个战士递过水壶,董新给李德章喂水,李德章睁开眼睛挣扎着站起来。

谢艳梅:李营长,你还能坚持吧?

李德章:能。你们走错...方向了,廖耀湘...在...那边,跟我走。

谢艳梅:来人!你们两个,轮班背着李营长。

李德章:不用,再给我口水喝。

一个战士递过水壶,李德章一饮而尽。

李德章:我没事!走!

谢艳梅:李营长,你的伤?

李德章:死不了的,走!

 

70、日、外、村庄道路上。

徐锐和战士们向前冲着。

不时有子弹飞过来,战士们边跑边还击。

 

71、日、内、九兵团前进指挥部。

廖耀湘看着自己和蒋介石的合影,双手将相框从墙上摘下来。

参谋长:司令,赶紧走吧。现在共军在村西面高地上增了兵,东面和北面都有共

军的部队,村庄里有两股共军在靠近我们,警卫团和所有能作战的的部队已经构筑阵地进行阻击。我让装甲连打头阵先向南面走,过了白沙河然后再向东和22师会合。

廖耀湘:没想到,我们竟然让一小股共军折腾成这样!

参谋长:车已经在院里等着了,快走吧!

廖耀湘:哎,真是世事难料呀!两年前,共军还被我们逼得退到乌苏里江那边,现在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我们自己却要落荒而逃。

参谋长:司令,赶紧走吧。

 

72、日、外、村庄段路上。

徐锐远远看到了敌人的阻击工事,摆手示意部队停下。

徐锐:张排长、王排长。

两个排长弯腰走到徐锐身边。

徐锐:我在正面和蒋军对付,你们各带一个排从两侧绕过去。

两个排长点点头,一挥手带着各自的排向两侧跑去。

徐锐开始喊话:前面的蒋军士兵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

唯一的出路!不要再替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卖命了!

一阵猛烈的子弹打过来。

徐锐和战士们赶紧躲在墙后面。

对面:前面的共军听着,你们过来呀!我们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足够的子弹,过来呀!你们敢过来吗?

徐锐:前面的蒋军士兵,我再次警告你们,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我们知道廖耀湘就在村里,我们只抓廖耀湘,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保证让你们回家!

又是一排子弹打过来。

徐锐看到前面道路两侧是两栋房子。

徐锐:吴排长,等一下我们扔手榴弹,然后冲到那两栋房子,上房顶。

几个战士猛地站起身扔出手榴弹,借着爆炸产生的烟雾徐锐一挥手。徐锐和战士们迅速冲到前面的房子边上。

徐锐和战士们爬上了房顶。

从房山看下去,张排长、王排长带队正从两侧悄悄接近敌人工事。

徐锐:打。

解放军居高临下向工事里的国军开枪。

国军士兵一片慌乱。

阻击阵地两侧的解放军一起杀出,向国军阵地里面冲去。

国军士兵丢弃阵地,向后面撤退。

 

73、日、外、村庄道路上。

谢艳梅带着战士们和国军进行巷战。

国军士兵边打边退进路边的几处院子。

解放军战士也随后冲到几处院子外。

谢艳梅向院子里扔了一颗手榴弹,然后猛地冲进院内,董新和三个战士紧跟后面。

谢艳梅:举起手来!缴枪不杀!

院里的两个国军士兵丢下枪举手投降。

董新看到屋里的窗户一只枪口正对着谢艳梅,一个箭步冲上去,猛地推开谢艳梅,

谢艳梅一下倒在地上。

一排子弹打过来,正中董新的胸口。

两个战士抬枪向窗户里面扫射,里面一声惨叫。

谢艳梅从地上爬起来冲到董新身边,扶着董新坐起来。

董新已经奄奄一息,费力的睁开眼睛,胸口的血往外涌出。

谢艳梅:小董!董新!

董新:姐,记住我!

董新头一歪,闭上了眼睛,倒在谢艳梅怀里。

谢艳梅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她把董新放在地上,站起身举起枪对准了俘虏。

战士一下抓住他的胳膊举起,谢艳梅的枪对着天空连开数枪。

战士:连长!不能杀俘虏!

谢艳梅一下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起来。

挎着左臂,肩膀绑着绷带的李德章走进院子,来到谢艳梅身边俯下身。

李德章:起来,我们去抓廖耀湘!

谢艳梅站起身,擦了一下眼睛,眼神中充满了坚毅的神情。

 

74、日、外、九兵团指挥部院内。

廖耀湘从屋里匆匆走出来,坐上吉普车。

两辆装甲车在前面开路,往院外驶去。

廖耀湘:开车!

车启动,跟在装甲车后面。

第一辆装甲车没走正,把大门边的一侧院墙撞倒,尘土飞起。

廖耀湘捂着鼻子,吉普车驶出院门后面两辆装甲车跟着驶出院子。

 

75、日、外、九兵团前进指挥部外围。

李德章和谢艳梅带着战士们一起向前冲。

国军士兵不断向后败退退,不时的回身射击。

解放军战士借助房屋、院墙一面向前前进,一面向敌人射击。

谢艳梅和李德章带着战士们冲到了一处大院前。

大院里的火力很猛,解放军被压制住。

李德章:这个院子就是廖耀湘的九兵团指挥部。

谢艳梅:我们人太少了,敌人的火力又猛,攻不进去。

李德章:我们就在外面围住,等徐团长他们上来。

谢艳梅:也只好这样,其它地方的枪声已经很少了,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后面一片杀声传过来,徐锐和带领的解放军冲了过来。

李德章:徐团长,我们在这!

徐锐跑过来。

徐锐:怎么停住了?

李德章:前面就是廖耀湘的指挥部,敌人火力太猛,冲不进去。

徐锐:把大炮推过来!

几个战士推着大炮过来,架好大炮准备。

徐锐:目标前面这个大院,开炮!

大炮不停的开炮,院墙被炸倒,院内的房子被炸塌。

李德章站起身,手一挥就向前冲去。

徐锐:同志们,冲啊!

解放军战士从院子三面冲进院子,院内的国军士兵纷纷中弹,一些士兵跪地投降。

 

76、日、内、九兵团指挥部。

李德章和谢艳梅和几个战士冲进屋子,屋里面一片狼藉。

李德章:没人,应该是跑了。

徐锐也走进屋子。

谢艳梅:徐团长,廖耀湘跑了。

徐锐:跑了?到底还是让这家伙跑了。告诉战士们,在村里四处搜查一下,把剩

下的敌人全部消灭。

李德章:团长,廖耀湘应该刚跑没多远,我们追吧?

徐锐:赶紧打扫战场,东面白沙河大桥我们25团一个营已经守住,南面是19团的一个连,我们先解决村里残存的敌人!

李德章:好!

 

77、日、外、胡家窝棚村外。

解放军大部队冲进村里。

吉普车飞驰而来,韩先楚站在车上。

车开到村中的一个空地停下来,韩先楚跳下车。

韩先楚:尹科长,赶紧派人找到徐锐。

尹科长:是!

 

78、日、外、九兵团指挥部院内。

徐锐从屋里走出来。

一个战士跑过来,嘴里还大喊着徐团长。

徐锐:我就是徐锐,找我什么事?

战士:徐团长,韩司令找你,让你立即就去。

徐锐看李德章和谢艳梅从屋里走出来,赶紧过去和两人交代。

徐锐:李营长,小谢,韩司令到了,让我立即去,你们打扫一下战场,还有,就

是把牺牲的战友们都找到。

     李德章:好,我马上安排。

 

79:日、外、村中空地。

韩先楚焦急的等待着,远远地见到徐锐跑步过来。

徐锐:报告,徐锐前来报到。

韩先楚:徐锐,这一仗打得不错!

徐锐:可惜让廖耀湘跑了。

韩先楚:你说这村里是廖耀湘的九兵团指挥部?

徐锐:是,我们抓到了几个俘虏,交待说廖耀湘的九兵团指挥部就在村里。不过我们捣毁了廖耀湘的通讯营和全部电台。

韩先楚:好,廖耀湘就是跑了,也吓得他灵魂出窍,他跑不了多远,整个辽西我们七个纵队已经把敌人分割包围起来,看他能跑得到哪去!

徐锐:三营参战的干部战士几乎都牺牲了,只剩下几十个人。司令,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想去三营看看他们。

韩先楚:现在是上午八点半,你们用几个小时就捣毁了廖耀湘的指挥部,告诉三营的干部战士,他们都是好样的!纵队给三营记大功!马上就把三营重建起来!

徐锐:是!

 

80、日、内、林彪指挥所。

林彪坐在桌前正在吃炒黄豆。

刘亚楼兴冲冲走进来。

林彪:听你的脚步声,就知道有好消息,说吧。

刘亚楼:三纵来电,在胡家窝棚,三纵21团3营捣毁了廖耀湘的指挥部,廖耀湘

仓皇逃跑,差点成了俘虏。

林彪:呵呵,廖耀湘,这回他就成了惊弓之鸟,跑了今天他跑不了明天,我看他当俘虏也就是这两天的事。

刘亚楼:从各纵队报告的情况看,这一夜间我们基本上已经把新六军、新一军分割包围起来,现在只剩下通往沈阳的道路还没有完全被截断。

林彪:呵呵,廖耀湘回不了沈阳,也去不成营口,这辽西就是他覆灭的地方。

刘亚楼:林总,你说的是?

林彪:我估计六纵将会堵住廖耀湘回沈阳的路线。

刘亚楼:但是六纵一直联系不上。

林彪:那就对了,黄永胜就好耍些小把戏,他关闭电台,就是要让部队快速运动到廖耀湘的前面,我说的应该不会错。

刘亚楼:攻克锦州,再解决了廖耀湘,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能力基本上就解决掉一大半,整个东北的解放也就瓜熟蒂落了。

林彪:是呀,也该瓜熟蒂落了。

林彪又拿起两粒黄豆放进嘴里嚼着。

 

81、日、外、河滩边。

长长的一排解放军战士的遗体摆在河滩上,排列的整整齐齐。

李德章挎着左臂,右手拿着毛巾再给战士的遗体一个个擦脸。

李秀民和谢艳梅两个人拉起白布给每个人都用白布盖上,然后弯腰把白布掖到每个人身下包裹起来。

天空中太阳正在头顶。

他们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包裹着战友的遗体。

徐锐和几个战士在每个遗体边挖坑。

谢艳梅和李德章来到董新的遗体前,谢艳梅蹲下,用手摸了一下动心的额头,眼泪流了下来,落在董新的脸上。

谢艳梅:董新妹妹,你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就叫董新!一辈子都叫董新!

李秀民默默地把白布盖好,又默默地掖到身下,把董新包裹起来。

河滩上,是一排白布包裹好的遗体。

徐锐和李德章两人把遗体抬进坑里,谢艳梅铲土开始埋葬。

太阳已经到了西面的山坡后面。

河滩上是一排的坟头。李德章、徐锐、谢艳梅站在河滩上。

谢艳梅:我们这些战友,他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呀!

李德章:是啊,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人能记得他们。

徐锐:毛主席说过,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字幕:两天后,廖兵团被全歼。胡家窝棚战斗,三营以几乎全部牺牲的代价,捣毁了廖耀湘的九兵团指挥部,这场在辽沈战役中不大的一场战斗在后来被中外军事专家所重视,甚至被演化为现代战争的斩首行动,西方战史专家称这场战斗为为上帝之手给东北解放军奉献的“神来之笔”!

 

---  完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bxcof.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bxcof.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